新古微信服务号

天津旧书店寻踪

访问 1507 次
                                    文/刘运峰

上个月,由天津师范大学、北京鲁迅博物馆在天津召开了"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学术讨论会",与会的专家学者在这里的书店淘到了不少的宝贝。河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刘玉凯刚到天津,就直接来到烟台道古籍书店,一下子就买了300多元的旧书,在回保定前,他又独自来到位于鞍山西道新时代广场的旧书市场,
又买了一大包旧书,据他说,都是平时难以见到的"宝贝"。河南大学的青年教师刘涛在旧书市场淘到了10多本《田汉文集》,让他兴奋不已,因为这些书恰和他以前买的散本配成全套。前几天,笔者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竟在这里买到了1928年上海北新书局出版的鲁迅校录的《唐宋传奇集》,虽然只是下册,但一想到当时仅印了2000册,而且是毛边本,品相也还说得过去,尽管价格高了一些(150元),也仍然觉得很值。只要想一想,在近六十个岁月中,中间经历了无数次的战乱、动荡,能够完整地保存下来,也不是不说是一件奇迹。
提起旧书,不能不令人想到天祥市场。天津曾经是遗老遗少、下野军阀、失意政客的大后方。许多书籍、字画就是从这些人手中流散到市场。又加之天津面临渤海,背靠内陆,交通南北,连接东西,人员来往频繁,文化艺术发达,因此,有相当长的时间,天津的旧书业格外繁荣。天祥市场是民国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天津最大的旧物市场,其中以旧书店居多,地点就是现在天津劝业场的新厦。在这里,曾留下了著名藏书家、学者、作家阿英、黄裳、孙犁、姜德明的足迹。甚至巨奸康生也多次来这里买书。当时,天津的天祥市场完全可以和北京的东安市场媲美。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天津的旧书业逐渐萎缩。"文革"之后,已经成为"人民商场"一部分的天祥市场仅存一家古籍书店。尽管仅此一家,而且规模不大,但也很有吸引力。这家书店位于二楼的楼梯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经营新书,一个经营旧书。说是旧书,其实有许多是新书,而且定价低得让人兴奋。比如,197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著作单行本如《呐喊》、《彷徨》《二心集》等每本只卖一毛钱,薄一点的如《野草》、《朝花夕拾》仅卖八分钱。这个版本是孙用先生校勘的,很有版本价值,至今仍是市场上的抢手货。一本大开本的《唐孙过庭书谱墨迹》也只卖到五毛钱,一本《资治通鉴选》卖到一块钱就已经是高价了。
可惜的是,当劝业场进行改造时,这家惟一的书店却被迫搬离了商场,据说是容易引起火灾。而今,这家书店坐落于和平路的237号。刚开始的时候,是楼上楼下两个店面,后来,临街的一面和楼上均变成了商店,先是卖眼镜,后是卖皮鞋,现在是POERLS品牌连锁折扣店,经营服装、皮具等。但在楼下的一角还继续经营着旧书。要找这家书店,需要一定的耐心,走进一个很深的阴暗的门洞,推开一扇简陋的木门,才能发现这是一家颇有品位的书店,店面虽然不大,约有20平方米,但有上万册的旧书,其中不乏珍本、善本。比如,《四明丛书》、《十三经注疏》、《崔东壁遗书》、《文苑英华》、《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世界美术全集》等,还有全套的《红旗》、《新华月报》等。非常可惜的是,就连这样一家旧书店,也很难再存在下去了,根据规划,连同书店在内的许多房屋要拆除,住户们都搬走了,只剩下孤零零的书店。估计再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家书店就彻底消失了。
另外一家即将消失的书店是位于和平区烟台道的古籍书店。它原来是设立在文庙,后搬迁至此,由于基础的雄厚和地理位置的优越,因此对读者最具有吸引力。它曾经是天津市最大的古籍书店,顾客最多,书籍最全,既有大部头的典籍,也有零星的老版本。许多学者、教授都是它的常客。一提到烟台道,人们会自然地想到它。但它也难以摆脱即将消失的命运。前不久,有关部门贴出告示,此处要建信访接待中心,包括古籍书店在内的一大片民房将要被拆迁,许多老读者都深感惋惜,因此到的次数也格外勤。每次去那里,许多人都忍不住问上一句?quot;有信儿了吗?"生怕书店很快就消失。书店的职工也有些依依不舍,依然在顽强地守卫着这最后的一块领地。更多的读者则是转向更远的地方去淘旧书,那就是鼓楼商业街北口的古籍书店特价书门市部。这家较大规模的旧书店是在原来古文化街文林阁和文运堂的基础上形成的,其中有许多老库存,如1948年东北光华书店的《鲁迅全集》等,价格尽管高了些,但的确有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好书。
在天津,购书的另一个好去处就是旧书摊。这些年,随着市容管理的加强,那些马路边的旧书摊越来越少了。但仍有人在顽强地坚持着。比如,每周六、日的上午,在白堤路上的南开文化宫(俗称"三宫")院内,仍有几十个书摊。其中有许多平时难以见到的旧书,而且价格低廉。比如,1958年版的《鲁迅全集》,重磅道林纸精印,精装10册,200元就可以买到。如果细心,还可以翻到一些作家、学者的签名本。遇到这种情况,可以不必向摊主声明,装做若无其事,花上几元钱就可到手了。在文庙的旧物市场,也有不少的旧书摊,耐心翻找,也会发现不少宝贝。一本上世纪50年代初期吕荧翻译、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叶甫盖尼 奥涅金》,花八块钱就可以买到。在丁字沽二号路一带,每天下午都会有几个旧书摊,其中以世界文学名著居多,价钱也很便宜。外地朋友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与国内大城市相比,天津的旧书便宜,一方面说明天津的旧书多,一方面也说明天津人厚道,很少囤积居奇,漫天要价。因此,在天津买旧书,除了能获得"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喜悦,同时也能感受到一种温馨、厚重的人情味。
天津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位于中环线长江道路口西边。
除了旧书店之外,天津的民营书店也很值得一看。这些书店规模都不是很大,但经营者都是内行,消息灵通,进货渠道广,书籍品位高,而且经营方式灵活,一般都有8到9折的优惠。比如南开大学图书馆底层的"书香缘"书店,南开大学对面、高等教育书店旁的沪文书店、平山道上的天马书友会、云南路上的雅意书店、南开大学西门的儒林书店等都是富有特色的书店,有许多固定的读者。有些脱销的书,可以在他们那里登记,而且大多都能得到。逛足了大书店,不妨到这些小书店里看看,与老板聊上几句,说不定就有新的收获。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