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古微信服务号

读书人的德国淘书奇遇

访问 1669 次
                                      文/阿吴

对于读书人来说,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淘书之乐"了。虽然古人云"书非借不能读也",但在我看来,"书非买不能读也"。如果能买到的书,我还是要买来读,心中才别有一种快意在心头。身处异国,这一条多半是用不上的,道理很简单,国外的书实在太贵,尤其是不能按国内的比价来衡量,心有余而力不足,那是肯定的。而最常用的途径,往往是发挥图书馆的功能,到那里去读书。但尽管如此,按照读书人的脾气,如果不能触摸,不能占有,似乎总觉得读书未曾过瘾,差了点什么。
不过,上一次游德,还是有所弥补:一则找到一个地方,可以淘到点中文书读;另外,就是找到了个买书的好去处,淘到不少的好书。最早一次是去特里尔,别人都去逛市场、买东西了,我没那个爱好,在自由自在地瞻仰过马克思故居并留言之后,我便在附近的小书店晃悠起来。这里的书不错,虽然都是些新书,定价不菲,但有不少都是降价的,譬如我所看中的《德国文学史》六卷精装本,原定价要100马克,降价后只要40马克;《卡夫卡小说集》三卷本,原来定价50马克,现在也就是30马克不到。虽然折合成人民币,依然价格高昂,但觉得这是难得的机会,尤其是这些书都是新书,不是旧书店的书,虽然没钱,却仍然不愿买第二手的东西,于是咬咬牙买了下来。摩挲着新书的感觉,真别提那种舒畅的滋味了。
当然,自己最得意的神来之笔还得算在跳蚤市场的"奇遇"。说实话,之前也去过,并没有特别的收获,书自然是买了些的,但一则要碰上可心的不容易,再则很多书要么太旧,要么价高,因此,最多只会捡几本以表示曾经来过。但当我看到一套《德国古典文学经典》时,感觉甚好,这套书多是歌德、席勒、莱辛、海涅等人的大作,德国古典文学之精英人物囊括其中,书皮颜色虽然不一,但设计风格却甚为协调,精装、厚重,每本总有600到700页的样子,入手展阅,虽是旧书,但显然是读书人之私藏,保护甚好,除了页面微微发黄外,其余与新书并无二致,决无旧书入手的那种不爽之感,因未找到全套目录,不知书全否,但入目看来,总有20册左右。翻阅再三,黄色的换成蓝色的,绿皮的换成红皮的,入目都是大师的名字,偶有一、二不熟悉者,多半是我的"孤陋寡闻"了,总的收录了近百名大师之作。
眼睛慢慢直了,这可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甚至再三列为计划的,但买新书显然是"痴人说梦",一本新书就数十马克,这一套书恐怕得以上千马克计,即便是我发扬出大学时代节衣缩食的精神,也仍是可望而不可及。但现在显然有了得手的机会,我琢磨了好几回,也没好意思开口,我实在是怕摊主一张口就把我吓回去,连在此把玩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买书,还要流连忘返,岂不是太不好意思?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和摊主侃侃,但一对老夫妇说,他们只是帮人看摊,价格得等摊主回来才知道。他们很和善地说,你再去别处转会儿,这套书我让摊主给你留下,你过会儿再来吧。
听了暗道惭愧,还不知价格如何,是否有财力购买,却让人把书留下。不过当此情境,自然不便辜负老人的盛情,便谢了又去别处闲逛了。可心头总是记挂着,过不多时便又不自觉转到那摊头上,老人显然已记住了我这个东方小伙子的形象,见我就笑,说摊主还没回来呢,再过会儿,你放心,我会让他把书给你留着的。我也笑,不好意思,便又转开了。终于等到摊主回来了,他是一个大胡子,看上去挺友善,说你想要这套书,一起卖,便宜点,120马克。我一听心下暗喜,心道这个价格无论如何也拿下,却还就地还价说,你看我是学生,没多少钱,能不能便宜点。大胡子挺实在,思忖道:这样吧,80马克咱就把它办了。那德文我记得特清楚,他说,achtzigMark kannichmachen.我二话不说,马上付钱。
至于说到后来又是如何将这批珍贵的"熊猫宝贝"漂洋过海,弄到京师的家中,那又是颇为曲折的故事了。我之爱书,以至如斯!
不过,在此可以和大家分享的是,每每在家中展读那略带古味书香的经典时,心中之乐,直浮笑靥。

(责任编辑:李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