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古微信服务号

潘家园地摊淘书散记

访问 1524 次
                         作者:杨小洲 来源:新京报

编者按:淘书之乐,在于以低廉的价格淘到自己珍爱之物。通过这位爱书者的这番文字,潘家园地摊书肆的魅力,从微不足道的细节中展现开来,持续下去。

早早起来,到潘家园也已经七点半了。还是老习惯,从东往西逛过去。东南靠墙处有几家地摊,常有从印刷厂处理的新书出售,通常都按新书定价打五折,且不还价。这个卖价在地摊自然是贵了点,却依然有小书店来进货,可惜很少有我喜欢的书,每次经过这几个地摊时,往往只是探头瞧个热闹。今天买的第一本书,是花山文艺社刚出版的《海盗地图》,16开的毛边本,353页的轻图纸配有480幅彩图,收"古代海盗"、"北欧海盗"、"阿拉伯海盗"、"近代海盗"等篇,足足写了25万字,大有将海盗一网打尽之势。以前仅知道阿姆斯特丹是海盗建起的城市,至今还能见到港湾里停着一艘海盗船,供游人怀旧。没料到连英格兰也曾被海盗统治,绅士们的领袖是一群蒙着黑色独眼罩的强盗,想起来都觉得滑稽。赶上今天的伦敦还另有一番热闹:老王子迎娶卡米拉。媒体大字标题"情迷白金汉"、"三十年抱得美人?quot;将全人类的兴致吊得高高的,但不管怎样,都不会再有海盗横刀夺爱,与查尔斯争抢老情人了。
逛到西边的地摊,见到一册1951年文化生活版的"译文丛书"《穷人》,陀思妥耶夫斯基选集本,文颖翻译。这本俄罗斯大作家的处女作,是从英文"万人丛书"版转译成中文的。
全书由男女双方互寄的情书展开,为一场爱情故事作了悲剧式的安排,结局当然不妙:"巴巴拉嫁给她不愿嫁的有钱人走了,玛卡绝望地悲痛地叫着'可爱的人'……"这使陀思妥耶夫斯基成了受苦群体的代言人,24岁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也因此一跃成为俄罗斯现代著名作家,被涅克拉索夫赞为"新果戈?quot;。他的代表作《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连书名都做得像在呐喊,使它顺利地在中国赢得无数知己。
另见一本书是中华书局版《马可波罗行纪》中册(第二卷),冯承钧翻译,这是根据法国人沙海昂的注本移译。据说国内现有六种译著,以冯氏这个译本流传最广。
原为商务印书馆1936年出版,1954年改由中华书局再版。冯氏在书后附1935年8月写的"第二卷译后语"中说:"马可波罗书四卷,以此卷为最长,而难题亦以此卷为最多。此卷专记中国事"。
果然,卷首(一)记大汗忽必烈及其宫殿都城朝廷政府节庆游猎事,(二)自大都西南行至缅国记沿途所经诸州城事,(三)自大都南行至杭泉州记东海沿岸诸州事。第五十七章便是"大汗忽必烈之伟业",有泱泱大国气度。冯氏译笔文白夹杂,读着拗口,"忽必烈汗,犹言诸君主,或皇帝。彼实有权被此名号,盖其为人类元祖阿聃以来迄于今日世上从来未见广有人民土地财货之强大君主。君等将在本书得悉其故。"像读着一部元朝演义。据说《马可波罗游记》意大利原版的文字艰涩,颇难翻译,人名地名城市名凌乱,每种版本都有不同的译法,几种翻译都出现错误,连法文版英文版至今都未有完善的译本。冯承钧留法期间曾与沙海昂、伯希和等鸿儒交游,所译《马可波罗行纪》即是沙海昂的法文注本。冯氏一生译著颇丰,寒斋仅收得民国商务版《苏门答剌古国考》和《交广印度西道考》。
我继续逛书肆地摊,一圈下来,除买了本幾米《你们我们他们》,无新收获,正欲打道回府,瞥见最后一家地摊上有本24开精装小画册,封面是一只双手捧心的史努比,闭着两眼作祈祷状,书名一行宋体:《今年你许愿了吗》,是一位与英国老王子同姓的美国查尔斯·舒尔茨画的卡通故事。
英国查尔斯那天大婚,美国查尔斯站出来诘问"今年你许愿了吗?"像串通一气叫读者做好招供的准备。可要坦白的不是读者,威尔士王子必须在婚礼上忏悔通奸,求上帝和众生原谅。即使在瑞士度假时忍不住还会说几句粗话,但被戴安娜美艳光彩夺去了信心的查尔斯,现在看起来已经安分了许多,脸上也沧桑了不少。连王国的皇权也有制约,难怪美国查尔斯会自告奋勇:"I havedecidedtomakesome newyear'sresolutions."请出史努比来"为新年干杯",在情人纤细的小手上大胆地思考未来。这样精致的小书捡在手上翻阅,当然赏心悦目,只是没明白史努比怎么到了查尔斯笔下玩耍。是书簇新无染,问问价格不贵,再从地摊捡出两本全新的图文书《徽州古村落》和《徽州古书院》,三本新书十元买下,潘家园地摊书肆的魅力,从微不足道的细节中展现开来,持续下去。